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健康科普 >康复故事

精神康复广角

海淀院区地址:北京市海淀区花园北路51号

北院地址:北京市昌平区科学园路2号

北京大学第六医院 精神疾病康复中心

Tel:010-82088261

Email:lykangfuzhongxin@163.com

康复故事

我与精神分裂症的爱恨情仇

来源: 作者:
浏览次数:

写作背景:作为一名精神科医生,很荣幸拥有这么一项特权:被允许走入患者的心里,一窥那幽深而神秘的精神世界。这篇文章是我改写一位精神分裂症患者的采访资料而成的。征得患者的同意,我把这个故事分享给读者们,希望大众对精神疾病患者多一些理解和认识,少一些偏见和歧视。

正文:

我有精神分裂症。这是一种精神疾病,理性上讲,它可以表现为感觉、认知、和行为的紊乱和怪异。感性上讲,大家比较熟悉的代表有《美丽心灵》里的男主角纳什教授,还有某次你偶遇的对空乱骂或怪笑的“怪人”。从否认、憎恨疾病,到接纳、感恩它,这一路走来,曲折又心酸,却又不乏成长与重生。

否认

刚开始我隐约觉得同事们看我的眼神不对劲,似乎带着一种不可言说的嘲讽和阴谋。慢慢地,这种感觉越来越明显,当看到同事聊天时,我的耳边甚至会出现嘀嘀咕咕的声音:看啊,他们在说你今天在老板面前的表现糟糕透了,像个傻瓜……。我称它叫上帝之音。因为它总是在不经意间悄然出现,告诉我某些秘密或隐喻,有时是提醒我要提防某个人,有时是启示我环境不安全。比如,走在大街上,我总感觉有人在不远处紧随着我,不论我如何变化回家的路线也甩不掉他;甚至是回家关上门,我仍能感受到来自某个地方的监控,我的一举一动,说话、吃饭,甚至是上厕所,甚至很多脑海里私密的想法,都不可避免地被他人知晓了。我很紧张,不知道这些人究竟要干什么?一遍一遍地打电话给老公,哭诉这糟糕地一切。他似乎没弄明白这是怎么回事,老是说我太焦虑太敏感了,让我放松放松。去他妈的放松,谁来试试我的处境,谁放松给我看看呢。我还是惶惶不可终日,一次坐车出差时,感觉车上有跟踪我的人。当时车正在高速路上飞奔着,我几乎是跪着求司机停车,放我下去。司机不肯,我就在车上又哭又闹,准备跳车。几个小伙子合力控制住我。后来,他们通知了警察,把我送到了医院。

谁有病谁去医院呀。我当时不认为自己有病,拒绝输液,也不吃药。即使药片都喂到嘴里也吐了,或是偷偷藏在舌头下,等到上厕所的时候再吐掉。鉴于此,护士对我格外严厉,每次都反复检查我的服药,当面服下,再张嘴检查,说话、再喝水,停留数分钟才准离开,要不然就要打针,我只好乖乖吃药。

 

恐惧

日子一天一天地过去,上帝之音出现的频率越来越少,紧张、恐惧的感觉也慢慢淡化了。住了差不多一个多月,当医生再次与我讨论入院前发生的一切时,我也惊讶自己的疯狂的表现。人好了,出院了。我当我走出医院大门,回看住院病房时,心里竟然开始咒骂起这可怕的疾病。我决定竭力把它封锁在记忆最深处的牢笼里。此从,它变成了家里最大的忌讳,谁也不敢在我面前提这个疾病。可是,夜深人静时,我总感到一阵阵寒意裹挟着悲伤袭来。我总是把头埋进枕头里,畅快淋漓地大哭。我觉得这个病扰乱了我的人生计划;我觉得自己什么都不是了,未来还能干什么,还能指望谁……悲伤还未完全褪去,恐惧又翻涌了出来。万一疾病复发了,我该怎么办……我怕自己突然控制不住地疯了,脱光衣服在大街上乱跑,神经兮兮地在机场大吼大叫或是在朋友聚会时神经质地又哭又笑,高声说些不合时宜的话……光是想想就让人不寒而栗。哭够了,哭累了,就和着悲伤还有恐惧沉沉睡去。第二天,恐惧而悲伤的一天又开始了。

接纳

这样的生活持续了差不多半年,我觉得自己快被悲伤和恐惧打垮了。可以想见,结果可能是疾病还没复发,人生还没毁掉,我就先伤心死了,或被自己的想法吓死了。在医生的建议下,我开始大量阅读有关生命科学、医学、心理学的书籍。慢慢地,我对自己的疾病有了更多的认识。它是我身体的一部分,是我大脑的一种疾病,就像高血压、糖尿病一样是慢性病,需要长期服药控制。现在,我不再把它当作随时会毁掉我人生的怪兽,而是把它看做我人生的一种条件。是的,我现在的人生是在这样的条件下得以展开的。境随心转,当我试着接纳它时,我感受到了这种条件带给我的好处。

收获

生病前,我是一个很骄傲的人,总认为自己的工作做得棒,看不起周围的同事,在单位中独来独往,我行我素;我对老公也态度恶劣,说话没有耐心,总是抱怨他不够上进不够体贴。是疾病,给我重重一击的同时让我慢下来,指引着我更深刻地认识自己,让我开始以一种悲悯之心看见自己,对待他人。我以前总是狼吞虎咽地生活,起早贪黑地工作,渴望着成功,梦想着财富自由。生病后,我慢慢学会了觉察自己,有意识地去觉察自己的想法、情绪和突发的变化。刚开始是为了监视疾病复发的蛛丝马迹,后来竟变成了更有觉知的生活状态。比如,夏日的早餐醒来,除了闹钟,我还听到了窗外鸟儿歌唱的声音。哈,真是因祸得福。

这就是我与精神分裂症的爱恨情仇故事。最终,我们学会了和平相处,我带着它继续生活着……

木木

本文由姜思思编辑校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