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健康科普 >康复故事

精神康复广角

海淀院区地址:北京市海淀区花园北路51号

北院地址:北京市昌平区科学园路2号

北京大学第六医院 精神疾病康复中心

Tel:010-82088261

Email:lykangfuzhongxin@163.com

康复故事

长风破浪会有时

来源: 作者:江婉沁强
浏览次数:

人生如梦,岁月如梭,一路风雨一路行。蓦然回首,不经意间,我罹患精神疾病已三十余载。既然身患沉疴的现实无法改变,那么就坦然的接受,乐观的面对,只要笑对人生,永不言弃,即使生了病,同样也可以活出精彩!

这么多年来,一直都是我自己管理药物。凡事有利便有弊,治疗精神疾病的药物虽然可以有效的控制我们的症状,但有时候一系列的副作用往往也在所难免,不少病友因此对药物产生抗拒心理,降低了服药的依从性,导致疾病一再复发,从而错过最佳治疗时机,病情迁延不愈,实在令人心痛。

我们应该怎样正确面对药物的毒副作用呢?在此我想谈谈自己的亲身经历,希望对病友们有所启发。我是青少年时期十五岁就发病,十六岁确诊,从十八岁开始便一直服用氯氮平,至今差不多整整三十年了。服药后,我的体重不断增加,曾经我身高一米六五,却拖着一百七十余斤的肥硕身躯,面色无华,腹大如鼓,如同孕妇一般,甚至遭到旁人的嘲笑,常常感到极度疲乏,尤其在天气比较燥热的时候。社区每年组织一次免费体检,检查结果血糖血脂都有点异常,血压也接近临界值。

药物导致的顽固性便秘曾困扰我多年,常常在厕所里蹲得双腿麻木,有时持续一个小时,都无法正常排便,即使用上通便药物,也是治标不治本。记得2018年3月中旬和亲友聚餐后,隔天便感到腹痛难忍,到医院拍片,发现肠道几乎被粪便完全堵塞了,不得不到县城医院住院治疗。当时我的主治医师说,如果保守疗法不能缓解症状,那就只能到上级医院手术治疗。我当时十分惶恐,加上每天都要从鼻腔置入胃管至胃腔抽取胃液,睡眠时也不能拔出,无法正常服药,导致疾病再度复发,接着在当地精神病院住院达四个月之久。

出院后,我痛定思痛,认识到减轻体重应该是当务之急,我重新调整了作息时间,克服了以前有时爱睡懒觉的坏习惯,每天生活开始非常有规律,常常凌晨四时便起床,端立案前,凝神静气伴着舒缓的音乐练习书法,接近七点喝大半碗各种豆类谷物打的豆浆,再挥毫泼墨一番,然后换上跑鞋,迎着初升的第一缕朝霞,到户外晨跑。对每个人而言,尤其是我们精神障碍康复患者,要想拥有破茧成蝶般的华丽蜕变,自律和坚韧,都是不可或缺的。刚刚练习长跑才几天,便收到了立竿见影的效果,坚持了半年多,体重就恢复到了理想的状态,久未谋面的亲友见面常常都会忍不住惊叹,“你怎么瘦了这么多!”

傍晚时分,我便雷打不动进行武术锻炼,我常常去一个环境清幽、鸟语花香的小山坡。去年元旦前夕,在我们这远离都市喧嚣的乡镇,我又意外地寻得一处习武之地,这个地方宛若世外桃源,舞拳弄腿、闪展腾挪之际,我欣然即兴赋诗一首:“青山草萋萋,雀鸟随风鸣。西山伴薄暮,晨昏练武勤。铸成金刚志,炼就不坏身,仗剑走天涯,念念护苍生。”那段时间昼短夜长,每当我酣畅淋漓的练完最后一个动作,常常已是华灯初上,万家灯火,我匆匆整理好练功的行装,借着手机电筒的微光,从杳无人烟、几乎漆黑一片的山坡上飞奔而下,竟有一点超凡脱俗,从仙界历练、再重返人间的感觉,那种运动后的畅快愉悦,真是妙不可言!

平时我也很注重饮食方面的调理,尽量做到每日三餐有规律,不乱吃零食,现在很少为便秘而烦恼了,每次排便,虽然谈不上“一泻千里”,但比以前通畅了许多,每天通便两次,腹内的食物残渣基本都排泄干净了。所谓“无毒一身轻”,我们当地乡镇距离县城二十多公里,我现在一口气就可以轻轻松松地跑完全程,除了腰背腿脚的肌肉有些酸胀,几乎感觉不到什么明显的倦意,和以前时常萎靡不振的我判若两人。

去年和今年社区组织的免费体检,我所有的指标都正常了。如今的我每天神采奕奕、精神焕发,心态也阳光了许多,对未来又充满了五彩缤纷的梦想,年近半百的我,仿佛又活出了青少年时代的感觉。我的日子平淡充实而又快乐,每天都可以心无旁骛的做自己喜欢的事儿。

近一两年,我倾心于唐诗宋词,那些奇妙且富有音乐感的美词佳句,让我如痴如醉,在古人诗词歌赋的智慧花园里流连忘返。最后,就让诗仙李白那流传千古、乐观豪迈的优美诗句作为本文的结尾吧:

                              长风破浪会有时

                              直挂云帆济沧海

本文由廖金敏编辑校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