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康复广角

北京市海淀区花园北路51号

北京大学第六医院 精神疾病康复中心

Tel:010-82088261

Email:[email protected]

编读往来

安眠药越吃越多怎么办?

来源: 作者:
浏览次数:

医生您好:

我母亲失眠有10年了,以前吃过舒乐安定,不管用了,后来换过曲宁、思诺思、三辰、文飞,每一种药都是吃上一段时间就不太起作用了,老太太也是整天为失眠痛苦。原来都是我替她去医院定期拿药,但最近这一年多,她经常还没到拿药的日子,就说药吃完了,几次三番催着要我去抓紧拿药,说自己离不开安眠药,离了安眠药自己一天都难受。我感觉不对劲,几经“盘问”,老太太才说实话。原来是她现在每天晚上要吃很多的睡眠药才能勉强入睡,有时半夜醒了睡不着,她还会临时再吃1-2片,不吃的话就心烦、心慌,出汗睡不着。白天也会偷偷吃一两颗安眠药!看着老太太现在吃这么多安眠药来睡觉,我真挺担心的,怕她越吃越多,但不吃又睡不着,也痛苦,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想请医生给些办法。谢谢!

王先生

王先生:

您好!非常感谢您的来信!从信中,我能够感受到您对母亲“失眠”与“服用安眠药过多”这种进退两难处境的担忧。希望下面的回信内容,能够帮助到您。

您母亲的问题始于“失眠”,但在与失眠的斗争中,又伴随出现了镇静催眠药的依赖。您信中所述的舒乐安定、曲宁、思诺思、三辰等安眠药都属于苯二氮卓受体激动剂。大量的随机对照试验已经验证了这类药物对于失眠治疗的短期疗效,并且苯二氮卓受体激动剂已经在指南中作为治疗失眠的推荐药物。然而,与其他一些可以辅助睡眠的药物(如米氮平、曲唑酮、氟伏沙明,甚至喹硫平、奥氮平)不同的是,长期使用苯二氮卓受体激动剂会出现依赖综合征。依赖综合征指在最近一年的某些时间内出现下列至少3项表现:1)对使用镇静催眠药存在强烈的渴望或冲动感;2)对镇静催眠药使用行为的开始、结束及剂量难以控制;3)当镇静催眠药的使用被终止或减少时,出现生理戒断状态(如反跳性失眠、焦虑、手部震颤、出汗、脉搏加快,甚至出现幻觉);4)耐受,即必须使用高剂量的镇静催眠药才能获得过去较低剂量的效应;5)因使用镇静催眠药而逐渐忽视其他的快乐或兴趣,在获取、使用镇静催眠药或从其作用中恢复过来所花费的时间逐渐增加;6)固执地使用镇静催眠药而不顾其明显的危害性后果。

其实,针对您母亲来说,在目前这种情况下,用苯二氮卓受体激动剂来治疗失眠已经不是长久之计。我们需要帮助老人家逐渐把这些过量服用的安眠药减下来。否则她只会越吃越多,进入恶性循环,从而带来其他更严重的问题。然而,就像您信中所说的,老人家不吃这些“安眠药”就会心烦、失眠、心慌、出汗,也就是出现躯体戒断症状。为了应对在减药(这里仅特指减用过量使用的苯二氮卓类受体激动剂,不包括抗精神病药、抗抑郁药、心境稳定剂等药物的减量)过程中潜在的风险,我们在临床治疗中一般会遵循一些原则。比如先用更长半衰期的苯二氮卓类药物替代目前使用的苯二氮卓受体激动剂,然后将用来替代的药物再逐渐减停。必要的时,可能会联用一些同样可以起到辅助睡眠药物,如多塞平、曲唑酮、褪黑素受体激动剂等,但这些药物长期使用一般是不会出现依赖综合征的。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还需要定期复查心电图、肝功、肾功等指标,密切观察患者是否存在戒断症状(如心慌、大汗、手部震颤等),任何的异常变化都需要进行专业和及时的处理。因为减用过量使用的安眠药中间有一定的潜在风险(如摔伤、震颤谵妄等),而且这些风险一旦出现,对于没有专科医学背景的人是不知道如何应对的,这可能会延误病情甚至威胁生命健康。所以出于安全、稳妥起见,我建议您可以带母亲到门诊进行系统的评估,根据她的情况制定一套系统的药物调整方案,如果条件允许的话,也可以专门住院调整。

希望上面的解读能够让您有所收获,衷心祝您母亲早日康复!

苗齐 医生

本文由邱宇甲编辑校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