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康复广角

北京市海淀区花园北路51号

北京大学第六医院 精神疾病康复中心

Tel:010-82088261

Email:[email protected]

编读往来

懒散是不是一种精神分裂症的表现

来源: 作者:
浏览次数:

尊敬的大夫:您好!

我儿子今年18岁,性格比较内向、胆小,小学六年表现都很不错,直至中考(三年前),有一次因抄同学作业挨老师批评,他情绪相当低落。自从这件事后,他就断断续续不肯上学,休学一年,次年复学后考取了不错的高中。刚进入高中状态还好,但开学后第三个月又开始了断断续续请假、继而又拒绝上学的情况,无奈第二次办理了休学。对于家长的沟通和教育,他要么置之不理,要么顶嘴爆粗口甚至还会出手伤人,这种状况与他从小到大的表现大相径庭。我们带他到医院就诊,说有抑郁倾向,没有服药,进行每周一次的心理咨询治疗。一年下来状态还可以,又重新复学,但以他自己的话说“没想到两个月下来又败下阵来”,所以又第三次办了休学,三次不能正常坚持上学都是因为他不允许自己出现完不成作业、第二天交不出作业的状况,所以常常碰到不会做、做不出的题还死磕硬耗,然后影响作息和第二天的听课效果,继而造成恶性循环。2017年1月我再次带他到医院,诊断为:精神分裂症(阴性),并开始服用草酸艾司西酞普兰片、阿立哌唑和奥氮平,服药第一个月后效果很明显,人的精神状态明显提升。后来我们开始正视现实,高中学习压力非同一般,如果实在不能坚持学业,就要学会面临进入社会,于是征得他本人同意后让他去餐厅打工。但一个月下来,他说压力太大,而且想利用时间温习学习资料,为复学做准备,但辞职后他现在常常白天在家睡觉、手机上网时间很长,很懒散,说是做什么都提不起精神,其他行为举止都很正常,与人沟通和态度上都很配合。他本人愿望很明确:九月份复学,但随着开学时间的临近,以他目前的懒散状态加上即将面临的学业压力,他能否如期完成学业、状况会不会变糟等这些担心让我很忐忑。

三年来,我经历了无数的无奈、失望、痛心、挫败甚至绝望,到今天的了解、理解和正视面对现实,这中间的心路历程真是不堪回首。今有一疑惑想请教您:一直以来他没有出现过幻觉和妄想等症状,他精神分裂症的诊断是否符合?根据您的经验,他去复学可不可行?如果有必要的话我想带他到贵院诊治。

谢谢!

                                                      蒋女士

尊敬的蒋女士:

您好,读您的来信,我在字里行间能体会到一位母亲对孩子的挚爱,三年的心路历程令人唏嘘扼腕,您一定也经历了很多痛苦,但您仍然坚持为孩子四处求医,更为宝贵的是您自己在这个过程中不断学习、了解相关医学知识,同时又直面现实,不幻想、不逃避,我作为一名医生也被您感动,愿意帮您一起让孩子好起来。

从您提供的信息来看,您儿子的症状主要是在压力下不能坚持学习、打工,曾经有过情绪不稳定,现在主要问题是懒散、提不起精神。您提到他的诊断是“精神分裂症(阴性)”,这个“阴性”,可能指的是“阴性”症状,即丧失了应有的精神功能,包括情感平淡、言语贫乏、意志减退等。对于大多数精神分裂症患者来说,“阴性”症状往往是在妄想和幻觉不那么明显之后,随着病程延长逐渐凸显的,只有对于“单纯型精神分裂症”,才会逐渐出现“阴性”症状,而并没有明显的其他症状。精神分裂症可以有多种表现形式,以妄想伴有幻觉的偏执型精神分裂症最常见,“单纯型精神分裂症”并不常见,表现为逐渐发展的古怪行为和“阴性”症状,社交活动日益贫乏、不能正常学习和工作,病人往往变得自我专注、懒散、生活毫无目的。

不过我感觉他的症状也有不完全符合“阴性”症状特点的地方,比如会对压力很敏感、有明确的想上学的愿望等等。同样是行为层面表现出的“懒散”,在不同病人可以有不同的原因:前面介绍的“阴性”症状可以理解为意志缺乏,没有做事和社交的意愿,进而出现的活动减少,病人本人对此没有明显的痛苦感;有些抑郁的病人也可能出现活动减少,病人感受到精神和肢体活动都很困难,往往同时会觉得没有精力,什么都不想干,根本没有动力,即使勉强做点什么都感到十分困难,病人也想振作精神,可怎么也振作不起来,非常痛苦,在旁人看来病人活动减少、缓慢,容易发呆,说话也少。这种细微的区别应该还是需要到医院,由有经验的医生进行面诊明确的。

三年不长,但对于一个正值豆蔻年华的青年来说,却是最为宝贵的求学、学习建立人际关系、为步入社会做准备的关键时段,现在您的儿子面临的问题与其说是否需要复学,不如说如何才能尽快复学或工作。妨碍他复学的主要原因是病情没有得到充分的缓解,如果能明确是承受压力有困难,除了应该积极进行药物治疗以外,同时进行心理治疗,增加抗压能力、提高压力应对技能也是非常重要的。

希望我的解答对您有所帮助。

祝愿您的儿子早日恢复健康!

杨磊 医生

本文由廖金敏编辑校对。